首页>论文 > 历史 > 民族史志 > 浅谈周家何时迁居淮安

浅谈周家何时迁居淮安

2017/01/17  阅读 (0 )

简介:1999 年,笔者撰写了《道光十九年周恩来祖辈迁居淮安》一稿, 发表于2000 年1 期《党的文献》; 由周恩来纪念馆主办的2001 年《丰碑》杂志上也全文登载。文章面世近十年, 许多人对这篇文

  1999 年,笔者撰写了《道光十九年周恩来祖辈迁居淮安》一稿, 发表于2000 年1 期《党的文献》; 由周恩来纪念馆主办的2001 年《丰碑》杂志上也全文登载。文章面世近十年, 许多人对这篇文章做出了评价,有赞同肯定的, 也有否定质疑的。近来, 我又寻找了大量相关资料, 联系了众多的周家亲属, 对持否定意见的举证又进行了反复推敲、研究, 经过深思熟虑后, 觉得这些否定意见的论据立不住脚。因此, 笔者本着对历史负责的态度, 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 将自己的看法和新的资料记述如下, 以就教于周家亲属和相关的专家学者以及广大读者。
  一、关于论据的严肃性
  持怀疑观点的同志认为这是一两位周家人的口传, 而口传容易产生错误。如周嵩尧、周恩来搞错了周恩来祖父的名字, 周恩来记错了外祖父的年龄、“官龄”等等。现在我们不妨再分析三例:
  其一, 因为现健在的周家人没有人说樵水公生前到过淮安, 持怀疑态度的同志也就作出了周樵水生前没有到过淮安的结论。这种论据是立不住脚的。其实就一般人来说, 他曾去过什么地方, 只有自己才说得清楚, 如果是已故很久的人, 只有凭他生前留下的笔墨或物证才能做出正确结论。其他人是很难做出正确结论的。再说, 笔者1979 年接待绍兴周恩来堂姑父王子余孙女王足时, 她曾告诉笔者, 她的曾祖辈以上的家人和周家的一些人是一起到淮安游幕的, 并向笔者提起王庸吾、周樵水等人, 希望我能帮她在淮安地方志书上查找。笔者因此曾多次到淮安( 今楚州) 图书馆翻阅, 都没有找到。于是笔者买了光绪丙子《淮安府志》、《山阳县志》、《清河县志》等书翻查, 至今也未找到。原因是师爷在明清九品十八级的吏制中够不上品级, 因此也就上不了县志。虽如此, 也不能断然就作出王庸吾、周樵水等人从未到过淮安的结论。
  其二, 周恩来的堂弟周恩霪1982 年6 月16 日在接受周恩来故居同志访谈时, 十分明确地说: “我曾祖樵水公大约在同治年间到苏北做官的, 曾做过山阳县知事。”恩霪是位学者, 而且曾受周恩来委托, 整理过周家家谱。
  其三, 关于周昂骏任知县时在淮安买房定居一说, 持怀疑观点的同志认为这样做不符合传统习惯。在1943 年周昂骏的儿子周嵩尧写的《周氏渊源考》上就留有周昂骏自己作为周家迁居扬州江都始祖的笔墨。他是周家迁居扬州的第一代始祖, 怎么可能到淮安买房安家呢? 如果他真的把家安在淮安了, 他死后又怎么会安葬于扬州平山堂西北的蔡家山呢? 中国人的传统是十分看重“叶落归根”的, 周家人也概莫能外。如笔者前些年访谈已故王士琴老师时, 王老也曾说, 我们家老周(指她的老伴, 周恩来胞弟周恩寿先生)临终前唯一要求是, “你们一定要把我的骨灰安葬到淮安, 让我回到老家去。”这说明, 如果周昂骏把家安在淮安的话, 他死后就不可能安葬于扬州的蔡家山,因为这样做有悖传统习惯。
  特别需要强调的是, 如果说周昂骏先生是从淮安又改迁扬州的, 这本身就说明了周家是在他的上辈就在淮安买房定居的。如果是他自己从绍兴迁居淮安,并由他在淮安买房定居, 怎么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里, 从绍兴迁到淮安, 又由淮安匆匆迁居扬州呢?他一生只活了43 岁, 长大成人后的时间只有20 多年啊!
  二、关于论据的合理性
  持怀疑观点的同志认为攀龙公是和昂骏公合买房子后, 利用自己多年当师爷、知县的经历借用上一辈周光勳、周光焘的名义, “这点手续上的问题应该不难解决”。这在今天人看来似乎存在可能, 但在我国古代几乎是不可能的。当时的房、地产的契据是最严肃、重要的证据, 是绝不允许造假的。冒用他人的名字或假设时间签订契约属伪造文书, 当治重罪。因此, 立契据不用买房人真名实姓, 时间上又是从光绪皇帝上溯到道光皇帝, 中间还隔着咸丰和同治两代皇帝, 对这样一个重要的契据作出简单臆断和假设是任何人都难以接受的。再说即便攀龙公有这个能力办到, 其他与契约有关的如中介人(一般6 人以上)、收税的官府人员和卖房人等也不敢附会, 因为谁也担不起这个风险和责任。而且, 如果仅仅是为了使这个大家庭兄弟五人均享房产的话, 完全可以下署兄弟五人姓名。这样, 效果是一致的, 却不需承担伪造文书的风险。
  再者, 攀龙公要造这样一张用上一辈人名字的房契的话, 又何必非要造到道光十九年? 那是他出生5年以前啊。
  我国文物考古学规定“历史学考证一个史实, 一般需要两样证据, 一是文献, 二是实物, 如果这两样东西都没有, 专家就要慎下结论了。”因此, 如果依据传说来改变有实物、有文字的证据, 其合理性也就根本不存在了。
  关于周家口传的“曾祖以下就未分过家”和“祖父和二祖父在淮安买房定居”之说, 笔者认为应该是“贻”字辈的说法被沿袭到“恩”字辈了。如祖父和二祖父在淮安“买房说”果真是“恩”字辈的说法, 那就只能限制在攀龙公这一房头。而攀龙公这房头的”恩”字辈共有兄弟四人: 恩来、恩溥、恩硕、恩寿。其中恩溥、恩硕均去世较早, 活到建国后的只有恩来、恩寿亲兄弟俩。1964 年8 月2 日, 周恩来在西花厅面对周家二十多位亲属说: “到我们祖父一辈就迁到淮安了。”“只留下一幢房子, 在淮安驸马巷。这是二祖父和我祖父买的。”令人不解的是, 当时就在场的周恩寿先生1983年在接受淮安周恩来故居有关同志的问询时却回答说: “祖辈何时来淮安, 我记不清了。”如果真是“恩”字辈“祖父和二祖父”迁居淮安买房定居, 周恩寿能“记不清”?特别是在他听了哥哥周恩来的话后还能作出这样的回答?同时, 周昂骏的后代比较多, 而在他们那房头却没有人听到“祖父和四祖父在淮安买房定居”的说法, 至于这一说法无关的其他三房头更是没有听到这一说法。
  同时, “曾祖以下未分家说”这句话也应是“贻”字辈人说的而被沿传到“恩”字辈的。这里的“曾祖”该是周恩来高祖周元棠。如果“曾祖”是指周元棠的儿子周光勳, 那么, 周光勳弟弟周光焘的一家就不应该住到淮安驸马巷, 因为他们已不属于“曾祖以下”的范畴,也少了合理性。同时, 周昂骏、周攀龙兄弟俩拿钱买房让堂兄弟周骏聪等几房头来住, 虽不能说绝对不可能, 但如此做法, 也让人感到缺乏合理性。
  从周家世系表上看, 人们把周恩来二曾祖的孙子周贻宽排为“贻”字辈老九; 把周贻宽的儿子周恩灿排为“恩”字辈老九, 都证明不是按周恩来的曾祖樵水公这一支系之下排序的。这张周家的世系表还是周恩寿同志晚年亲手编排的。
  三、关于举证范围
  持怀疑观点的同志举证范围很小。周家从清代迁居淮安, 其后代已繁衍成庞大的家族。在论证其迁居淮安的时间时也应扩大到整个后代支系, 听听他们的意见, 不能局限在“老二房”周昂骏和“老四房”周攀龙这两支的少数人。
  淮安周恩来故居藏有一份1982 年6 月16 日由周恩霪签名的笔录。在这份笔录里, 周恩霪明确地称,“我父亲生在淮安驸马巷里。”周恩霪的父亲是周稣鼐, 他是周恩来的二伯父。据绍兴鲁迅纪念馆所藏周氏家谱《老八房祭簿》记载, 周稣鼐出生于清同治六年( 1868 年)。如果周家是在清光绪五年在淮安买房定居, 那周稣鼐怎么可能在同治六年在淮安出生呢?由周恩霪先生生前留下的笔录, 我们至少可以得出周家迁淮安的时间早于同治六年的结论。
  2001 年秋天, 周尔鎏来淮时, 特意约笔者谈了5个多小时。周尔鎏曾任北京大学副校长, 是周昂骏次子周稣鼐的孙子、周恩霪的长子。他说, 周家有好几张地契, 除了房子、祖茔地之外还有土地(大概有100 多亩)。土地是20 世纪30 年代被周家的一位亲属返回淮安卖了的。就此笔者的看法是, 现存的两份周家契据应该是房契和地契或者是买房后交税的官府税票,而不是典契。特别是驸马巷周宅的地契和淮安(今楚州)东门外周氏茔地的地契这几份重要契据, 周家后代是应该收藏的, 而与房契放在一起的最有可能就是宅基地的地契或税票。尔鎏同志还说, “现在人们都说我们周家是在清代同(治)光(绪)年间从绍兴迁居淮安的, 实际情况可能还要早些。”
  周稣鼐出世后便过继给周恩来大祖父周晋侯为嗣子, 也就是说, 他是笑岩公以下这一支系长房、长子和长孙的最正宗、正统的一支, 他的话有重要的证据价值, 他家收藏有淮安的周家契据也是有可能的。周尔鎏还特别告诉笔者: “七爸在建国初有一次与我谈周家的这些事时, 把当时也在西花厅的弟弟妹妹们都赶走了, 不让他们听, 可能因为当时他们还都比较小或者其他什么原因”。
  周保章同志在看了否定道光十九年周家祖辈迁居淮安的文章后曾打电话告诉我, “这种说法武断了些”, 他随即打电话给湖南衡阳的大哥周保昌。年逾八旬的周保昌先生在电话里对周保章说: “我小时听爷爷(指带周恩来离开淮安到东北的周恩来三伯父周贻谦)说过, 淮安驸马巷的房子是他爷爷(指周恩来曾祖周光勳)买的。”
  周保昌、周保章兄弟是周恩来五祖父周鸣鹿的后代。他们的父亲叫周恩彦。周保昌从未到过淮安, 与笔者也从未谋面, 在接了保章的电话不假思索地说了上述一番话, 应该作为周家何时迁居淮安的重要依据。
  四、谈谈我曾亲眼见到周家房契
  1999 年9 月2 日我出差到南京, 顺道去拜访了住在锁金五村的周尔辉同志。在谈了近两个小时后, 我辞别他们下楼。我已走下一半楼梯时, 送别的尔辉突然喊: “老秦, 你回来, 我让你看样东西。”我折返到客厅后, 尔辉的续弦张桂英同志打开一个里三层外三层塑料皮包的小包, 展开一看, 原来是周家的房契。我欣喜万分, 前后看了约半个小时, 根据纸质、行文格式和内容, 我判断那确实是一件原始契据。因为我也收藏过清代、民国年间的地契和建国后由人民政府发给的土地执照, 直到“文革”除“四旧”时才烧毁。从周尔辉家出来, 我立即坐到他家楼前边, 把自己清晰记得的几个人名、时间和几个关键词语记录到我的笔记本上。
  总之, 就目前我们掌握的史料看, 周家道光十九年迁居淮安之说是无法否定的。
 
关键词:
特别推荐

2017年全国硕士研究生招生考试初试成绩本月

2017年全国硕士研究生招生考试初试成绩,将从本月起陆续公布。复试在三、四...

更多>>热门院校
  • NO/1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